对4万只以内的口罩收购价格可能要调整到2元一只-泸溪新闻网-东兴新闻
点击关闭

口罩企业-对4万只以内的口罩收购价格可能要调整到2元一只-东兴新闻

  • 时间:

索尼申请趣味专利

在2月3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也為企業吃了定心丸:疫情過後富餘的口罩產量,政府將進行收儲。

科普小貼士:如何辨別真假口罩

前景篇:口罩應升級為戰略物資

機器24小時不停,記者在車間里卻並沒有看見成堆口罩。蘇州市相城區旺巷村黨委書記陸建中向記者表示,復產之後,生產的所有口罩均由政府收購,不允許外流。「我們將收購的口罩統一分配給相關單位、街道、社區等,由他們分發給群眾。」

溫勇是蘇州艾潔無紡布製品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在他眼裡,今年的春節似乎沒什麼年味,工廠不分晝夜,燈火通明,機器飛轉。

成本不僅體現在這些方面。馮霆介紹,春節期間廠里緊急復產,當時大部分上游供應商都放假了。原本口罩標識是外包給其他企業做的,現在自己印刷已來不及,最後只好用不幹膠貼在口罩包裝袋外面,告知產品、型號、使用方法等。不幹膠標識0.6元一張,12個員工一天貼了9000隻口罩。以3倍工資來算,加上不幹膠的成本,僅此一項每隻口罩的成本就增長了1.3元左右。

國內某大型口罩生產企業負責人馮霆(化名)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算了一筆賬:疫情期間,為了防止員工感染,企業包了兩個賓館作為員工宿舍,免費提供食宿。140個房間每天花費42000元。為提高員工積極性,每天每人額外補貼100元,共計2萬多元。「在不包括3倍工資的情況下,200多個員工這些開銷一天就要10多萬元。」

在此次疫情中,被稱為「踩準時間點」「研判準確」的國內大型醫療用品生產商穩健醫療相關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口罩分為工業防護(如粉塵)、民用防護(花粉、霧霾等)、醫用護理(細菌)等類別。其中醫用防護口罩平時僅供專業醫療機構使用(如疾控、傳染病房),儲備極少。在面對突發性疫情時會顯得非常被動,建議由相關部門聯合大企業將其納入國家戰略儲備管理。

在非典時期,朝美日化曾獨家為北京小湯山醫院、地壇醫院、北京傳染病醫院、中日友好醫院及國家應急物資儲備中心等供應防非典口罩。

政府的採購價能否讓企業盈利?頭橋鎮企管辦上述負責人表示,肯定會保證企業的利潤空間:「我們準備對原材料進行獎補,另外,對4萬隻以內的口罩收購價格可能要調整到2元一隻。」

而行業內對於口罩市場發展的研判主要是基於日本的口罩市場,尤其是家庭用口罩的市場潛力。

口罩行業步入發展「快車道」繞不開兩個關鍵時點:2003年的非典和2013年的霧霾。浙江建德市朝美日化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利平對此深有體會。

日本衛生材料工業聯合會統計,2018年日本全國的年產量約為55億隻,其中家用口罩近43億隻。

這種預判不無道理。工信部賽迪研究院直屬單位賽迪顧問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2015~2019年中國內地口罩產業高速發展,產值增長率維持在10%以上。2019年中國內地口罩產量超過50億隻,產值達到102.35億元。其中,可用於病毒防護的醫用口罩佔比高達54%。

口罩生產原料主要是高溶脂纖維聚丙烯,目前國內產能比較充足。統計顯示,2019年國內產量約為90萬噸,1噸高溶脂纖維聚丙烯可生產一次性外科口罩90萬-100萬隻,生產N95醫用防護口罩20萬~25萬隻。

三是盡量選擇正規的銷售渠道購買,比如大型超市、藥房等,謹慎從小商販或個人手上購買口罩。

生產篇:政府收購口罩每隻2元

產業篇:市場急劇擴張帶來投機空間

大家投機積極性高漲,讓朱利平看到行業發展的危機。他介紹,我國口罩價格比較透明,正常情況下沒有那麼高的利潤支撐,價值低的口罩甚至是按照「分厘」計算利潤的。「現在口罩市場很好,但是疫情期過了就不會是這個樣子。」朱利平說,原本25萬元一套的設備現在要價120萬,疫情一過,很多企業新買進的設備可能還沒有來得及使用就擱置了,那時候去買一些二手貨,就有可能打一折降至12萬元。

「平時我們的口罩出廠價兩三元的,這時候要達到五六元,幾毛錢的現在要賣到兩三塊。」馮霆說。

朝美日化是一家工業級防護口罩生產企業。

朱利平認為,日本人口大概是中國的10%,但平均一個中國人和一個日本人的口罩年使用量相差幾十倍。「我們相信,中國特別是一線城市對健康的認知提高以後,會逐漸把口罩作為日常用品,口罩行業肯定會慢慢壯大、發展。」

這家公司原來是給日本口罩企業做代工的,平時日產量在1萬隻左右,現在4台機器滿負荷生產,每天產量提升至8萬隻。

朱利平回憶說:「2000年左右,中國人對呼吸防護領域的認知並沒有現在這麼強,那時候社會上大量使用多層紗布口罩,醫院也是大量使用紗布口罩。」2003年非典疫情的出現,過濾材料的口罩才開始被公眾接受。

原標題:口罩機從25萬漲到120萬 20年行業人士預言:一兩年後一折賣

從長遠來看,市場也許會不斷擴大,但這次疫情來臨和消去時,口罩市場的供需失衡更為人所關注。

正規情況下,不同口罩的生產資質不同。生產醫用防護口罩、一次性普通醫用口罩、醫用外科口罩等醫用口罩,需要向省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申請辦理「醫療器械產品註冊證」「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需要10萬級以上的潔凈車間,並具備微生物試驗能力和相關理化試驗能力。生產勞保口罩,需要向省級技術監督部門申請工業品生產許可證,並向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申請「特種勞動防護用品安全標誌」認證(即「LA」認證)。生產日常防護口罩,則不用辦理這些許可證照,將產品向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機構按照相應標準送檢,取得合格的檢測報告,即可上市銷售。

頭橋鎮政府企管辦一位負責人表示,口罩全部由政府統一收購,統一分配,採購價格為0.8~1元。

朱利平稱,2013~2015年霧霾比較嚴重的時候,企業在保留原來口罩產量的前提下,新開發了針對霧霾的口罩。霧霾期間,每天增加5萬~10萬隻產量,一度供不應求。

雷利民也表示,2015年以來,由於嚴重霧霾天氣影響,普通民眾開始在日常生活中佩戴口罩,使得口罩的市場需求量明顯上升,產能迅速擴大。但由於國家治理霧霾的力度很大,近兩年北京等地空氣質量明顯好轉,口罩滯銷現象嚴重,也使得很多廠家紛紛停產轉產,退出了市場。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產和出口國,年產量約佔全球50%,最大產能是每天2000多萬隻。目前,我國的口罩產業鏈條清晰完整,成熟度高。

溫勇也表示,在目前原材料價格攀升和工人工資提升的情況下,每隻口罩的成本已經達到0.9元左右。陸建中則告訴記者,春節期間一個工人一天的工資都上千元,晚上加班還有額外的加班費。

疫情襲來,在巨大的需求驅動下,不少口罩生產企業紛紛擴產,更有大量外行準備跨界。

廣州市冠樺勞保用品有限公司原本做勞保用品,正是在非典期間看到了口罩行業的發展潛力,開始着手轉型。公司負責人陳嘉欣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非典結束后,口罩市場實際上沉寂了很多年。

二是去權威網站進行資質查詢。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官方網站,點擊「醫療器械」-「國產器械」,輸入要查詢的企業名稱,就可以查詢口罩詳細信息。同時,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官網(http://www.cttu。 org)可查詢目前國內主流的口罩生產企業。

雷利民說:「我們預計,工人約於2月中旬開始大範圍復工,同期原料供應和物流逐步恢復,加上新口罩自動化生產線不斷投產,到2月底產能將數倍增長,再加上進口部分,可在很大程度上緩和供求緊張的局面。」

江蘇恆健醫療器械有限公司是這裏兩家生產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的企業之一。該公司負責人向記者介紹,公司每天都在滿負荷生產,過去1天生產不到1萬隻口罩,現在每天生產3萬~4萬隻。「我現在一天接幾十個電話,都在要口罩,但公司一隻都沒有,全部被政府收購了。」

但這一行他們真的摸透了嗎?他們可曾認真想過,疫情過後行業發展何去何從?到那時,現在咬牙買設備的人會不會再把設備「打骨折」賣出去?

一是查看包裝是否清晰、產品信息是否完整。醫用外科口罩標準號是:YY0469-2011,可以查看包裝上是否有該字樣。

成本篇:有企業原材料價格漲4倍

眼下這陣風又颳了起來,很多人打起投機的主意。朱利平說:「(近期)許多朋友找我打聽怎麼建一個口罩廠,有朋友讓我介紹設備廠家,有的讓我介紹原材料廠家,還有人問我哪裡可以買二手生產設備,我都在勸他們謹慎進入這個行業。他們以前都不是生產口罩的,完全是門外漢,有的甚至連口罩到底是怎麼回事都不清楚。」

這一幕也盡在記者眼底:3台機器飛速運轉,每台機器旁邊均有「全副武裝」的工人將切割好的口罩成疊碼齊,放在旁邊的無菌台上。除這3台口罩機,另一台機器在一刻不停地生產口罩耳掛。

政府收購價的依據是什麼?陸建中說,政府基本上是按照市場價格進行收購。「我們也看到企業的人工成本、原材料成本等都在上升。」而溫勇則認為:「政府統一採購實際上是在扶持我們,我們只管努力生產,渠道和銷路已經由政府包辦了。」

他同時表示,此預測是基於對行業基本情況的分析。目前企業生產狀況極為複雜,信息溝通不暢,使得復工率和新投產生產線的進一步情況難以確切了解。預計的產能最後能否達到還取決於行業的努力和投入,以及政府的幫扶措施。但是,從幾次比較重大的疫情事件來看,口罩納入國家戰略物資是有必要的。

朱利平介紹,非典之前,當地生產口罩的企業只有一兩家,非典期間冒出近百家作坊,導致原材料和設備價格大幅上漲。但這陣風只颳了一個月左右。很多人購買的設備甚至還沒有開機,疫情就控制住了。口罩市場供大於求,這些作坊一年內都沒有接到一個大訂單,99%的企業在一兩年內倒閉了。

相同的情況還出現在江蘇揚州醫療器械之鄉——頭橋鎮。

「全民認知提高了以後,(口罩)會慢慢從防護用品變成日用品。我們認為這個行業是健康的朝陽產業。」朱利平說。

直到2013年,我國頻繁出現大面積霧霾天氣,原本沉寂的口罩行業再次迎來發展機遇。

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安全健康防護用品委員會會長雷利民也表示,這次疫情大規模暴發的時間正好與春節假期重合,由於口罩廠家和上游原輔料供應商基本都已停工,大批工人返鄉過年,物流企業很多也已放假,使得口罩產能遠遠低於正常,市場供求矛盾極度明顯。

這自然帶來了價格的上漲,這一點,企業深有體會。溫勇告訴記者:「為了應對疫情,我們也想繼續擴大生產,但原材料價格上漲了1~2倍,設備更是拿着錢還得排隊,根本買不到。」江蘇恆健負責人也表示原材料瘋漲了1~4倍。

120萬元,漲價380%!這是目前一套口罩生產設備的價格。

「大年三十開始復工,24小時生產,每天大概能生產8萬隻口罩。」伴隨着機器的轟鳴聲,溫勇扯着沙啞的嗓子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喊道。

「2017年底,僅北京市場防護口罩的存量就達到2億隻,夠北京人平均10個口罩。霧霾來了,很多資金注入,導致了產能過剩。」朱利平說,當時進入行業的很多企業,在2017、2018兩年內又退出了。

陳嘉欣也給出了類似的預判,她甚至明確透露了冠樺的擴產計劃:「這次疫情之後,我們的產能最少會擴大20%~30%。」

那麼,普通消費者該如何識別假冒偽劣口罩?辨別口罩真偽主要有幾招:

今日关键词:葛洪升逝世